子柒

咸鱼。重度ooc患者。不会开车谢谢。

【聂瑶】姑娘们的二三事(性转注意/聂瑶婚后)

试图搞事x悄咪咪丢个大概是预告的东西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金光瑶一醒就觉得哪里有些不对。


胸口似乎沉甸甸的,有些闷。


“他”反应过来后吓得连忙低头看,然后发现敞开的衣领里是白花花的两坨肉。


金光瑶:......大概是我睁眼方式不对。


背后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,大抵是聂明玦也醒了,长臂一展,把金光瑶整个捞进了怀里。对方手指顺着衣襟摸下去。


按到了那两坨肉。


金光瑶:......


聂明玦:......


金光瑶被翻了个面,就像油锅上的咸鱼一样。


抬眼,对面是一张英气的面庞,见了鬼似的望着“他”。金光瑶把手伸进被里按了按。


平的。

上课时候顺手摸的瑶妹wwp1是益达大大

@给我起昵称的是变态 离魂里的瑶瑶

【聂瑶/短篇】焦骨牡丹(一)

·重度ooc注意。
·瑶妹不怂日常撩聂大设定。
·时间线在聂瑶二人出棺后,作为活尸继续走天下闯江湖顺便相爱相杀(噫?)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夜已深。

林深处,一名家丁打扮的男子手中拖着一袋沉甸甸的物什,跌跌撞撞地走着,不时回头观望,面露恐惧之色。

后方有什么响了一声,轻轻的,但足以使男子加快脚步。只是走了几步后,男子发现,眼前的路不见了。

原本荒草萋萋的曲折小路被几株突然出现的粗壮古树所截,枝繁叶茂,竟是教人无法通行。

男子腿一软,直挺挺跪了下来,手中的袋子袋口散开,露出里头一片血肉模糊。男子口中喃喃道:“老天爷饶命……我、我都是受人指使啊……都是那个敛芳尊金光瑶造的孽,我……”

喉间涌上一股腥甜,男子低头,发现一支精致的羽箭插在喉管处,他发出几个气音,不甘心地倒了下去。

树上跳下两个人,一高大一玲珑,正是聂明玦与金光瑶。金光瑶在前,一面斩下了男子的头颅,一面对聂明玦解释道:“大哥先莫气。这家仆凭空污人清白,小弟是实在气不过。再说,这人所为,大哥也是亲眼目睹。”话这么说着,他苍白的脸上却浮现一丝浅浅的笑意。话罢,金光瑶往恨生中注入灵力,以剑尖挑开袋口一角。

金光瑶心道:恶心死你。

聂明玦:……

聂明玦沉声道:“我可当不起你这一声大哥。”

金光瑶依然笑嘻嘻地用恨生继续翻动那堆烂肉,说实话,他自己也觉得恶心,但和恶心聂明玦比起来,这也不算什么了。他一边翻弄,一边佯装惊奇道:“哎呀,这可比我心狠手辣多了,我当时也只不过是五马分尸罢了,啧啧……”

聂明玦打断道:“不止,你夜里常抱着我头颅入睡呢。”

金光瑶:……

他手上的动作一僵,倒是抖出了一片先前未曾发现的东西。金光瑶咦了一声,用剑尖挑起来,惊道:“你看,这儿有块布片。”话题转移得及时,尴尬似乎退去了几分。

聂明玦仔细打量一番,道:“这上面的纹绣是……”

“是金星雪浪。”金光瑶接口道。他将布片置于地上,又继续翻找。不一会儿工夫,就教他将剩余碎片找了个七七八八,拼在一块儿,正好是一朵残缺的金星雪浪。他正欲再找,却被聂明玦一把捏住手腕,道:“不用找,没有了。”

金光瑶扭头看去,聂明玦冷着脸道:“这布片边缘都是裁剪过的,并非碎尸时所造成。必定是有人刻意为之。”

金光瑶笑道:“赤峰尊重活一世,倒是涨了几分机灵呵?”不等聂明玦搭话,便抽出手,燃起一盏灵火,低下头去细看男子尸首,半晌后抬起头来,道:“无灵根,经脉堵塞,杂物遍身。”

聂明玦没言语,径直上前,竟是想要直接去摸尸体的腰间。金光瑶道:“哎,赤峰尊,咱们在棺里头一起待了那么长时间,竟不知你有这样断袖分桃的爱好,这样想来,我真是危险啊……”

聂明玦:……

聂明玦动作一顿,怒道:“真是娼……不知廉耻!”

金光瑶却听清了那个临时掩盖的“娼”字。他本意只想开个玩笑,不料聂明玦居然当真,金光瑶不由得生出几分忿然。被触及逆鳞,他慢悠悠冷笑道:“好,我是娼妓之子又如何?赤峰尊,您可别忘了是哪个‘娼妓之子’将您哄得团团转,最后爆体的!”

话罢,便拂袖而去,似是聂明玦真将他惹怒了,连地上残缺的金星雪浪都未取走。转瞬间身影便消失在林深处。

聂明玦面含怒色,紧皱眉头在原地杵了片刻,才大梦初醒般,将从男尸上搜出的东西连同布片一块儿笼入袖中,急急离去。看那方向,却是金光瑶所去方向。

林中再归静谧,叶落无声。